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.,Ltd
— 新闻中心 —

暖呼呼的,她温婉一笑,有了“紧日子”,好日

  小护士笑着说道:“我看你在这里睡挺冷的,这个毯子给你盖吧。”

  小护士把一张墨绿色的毯子盖在虞念身上。

  虞念顿时感觉全身的血液流动了起来,暖呼呼的,她温婉一笑,“谢谢你!”

  小护士什么也没有说,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去了。

  虞念抬手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,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,凌晨三点了。

  她裹着毯子,轻手轻脚地回病房看了一眼奶奶,见她睡得香甜,虞念干脆坐在旁边陪着她。

  刚才眯了一会,虞念感觉精神好多了,却有点睡不着了。

  她转头望向窗外,树影婆娑,皓月当空。

  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平静的,虞念轻轻叹了口气,不愿再多想。

  突然,她猛地回头,却什么也没看到。

  “哎哟!”奶奶微弱的呼叫声,虞念立刻站了起来。

  “奶奶,你怎么了?要不要叫医生?”虞念附身急声问道。

  “不用,就是脚抽筋了。”奶奶说话声有些颤抖。

  虞念掀开被子,摸着奶奶的脚,“是不是这只脚?”

  然后,一下一下给奶奶做着按摩。

  “好了,已经没事了。”奶奶动了动没有受伤的脚。

  “没事,我再按一会。”虞念按摩的手法是前世学的,熟练又舒服,她这么按着奶奶慢慢地又睡了过去。

  虞念轻轻把奶奶的脚放回了被子里,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Tel
Mail
Map
Share
Contac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