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.,Ltd
— 新闻中心 —

美国国会冲击事件一受伤警察死亡她要回去陪着

  晚上,三婶只过来送了一次晚饭,说是虞家超一个人在家害怕,她要回去陪着他,就让虞念继续在这里守夜。

  虞念没有惊动奶奶,就让三婶走了。

  奶奶醒过来,看到热乎的饭菜,却没见三婶人影,就什么都知道了。

  虞念拿着纸巾帮奶奶擦嘴巴。

  “囡囡,要不你先回去吧,我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有事的。”奶奶知道她今天坐了几个小时的汽车,要是晚上再熬夜身体怎么受得了。

  “奶奶,我没事的。”虞念帮奶奶盖好被子,“一会你睡着了,我就去问护士姐姐要张椅子,就在旁边躺一会就行。”

  “可是,这怎么睡得安稳?”奶奶还是想叫她回去。

  “没事的,我能行的。”虞念扶着她躺下了,“你是病人,现在要乖乖睡觉了。”

  虞奶奶笑了,“奶奶又不是小孩了,还要你哄。”她脸上确实高兴的。

  “哈哈,你再不睡觉,我就给你唱歌谣,让隔壁床的大婶笑话你。”

  “你个调皮鬼。”虞奶奶噌了她一眼,却也乖乖地躺下睡觉了。

  虞奶奶睡着之后,虞念轻手轻脚把保温盒拿去清洗,再回来简单收拾了桌子上的果皮。

  虞念靠在走廊上,捶了捶酸痛的腰椎,她伸手捏了捏肩膀。

  坐了几个小时的大巴车,又在医院呆了这么长时间,她浑身都泛酸,却不能在奶奶面前表现出来。

  虞念收拾行李的时候,只拿了几件平日换洗的衣物,没有带厚外套。

  虽然现在已经开春了,但是夜晚还是有一点凉。

  虞念缩在走廊的长椅上,她抱着冷得发抖的肩膀,闭目养神。

  一个小护士拿着毯子走了过来,她推了推虞念,“同学,同学?”

  可能是虞念太累了,她迷迷糊糊的没有醒过来。

  小护士朝走廊尽头看了一眼,回头拍了拍虞念的肩膀,“同学?”

  “嗯?”虞念睁开朦胧的双眼,迷迷糊糊地望着护士,“你叫我?”

 

Tel
Mail
Map
Share
Contact